以“周期”视角看江苏售电市场发展

  最近看了一本中信出版社出版的《周期–投资机会、风险、态度与市场周期》,觉得周期这个东西的确很有意思。金融市场存在周期性的变化,从刚刚起步,市场主体都比较理性参与,风险把控都比较谨慎。到市场逐步进入佳境,参与主体为了更大的市场份额逐步放松了风险管控。到市场过热,大部分主体都只关注所谓的预期收益,而将风险置之脑后。然后泡沫破裂,市场一路下跌,市场主体损失惨重,重新将风险作为投资的第一考虑因素,市场变得冷清。直到金融产品价格下跌到真实价值以下,市场才又逐步好转,进入一个新的周期。

  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淼爸评书” 作者:淼爸评书)

  猜猜这次就试着用这个视角来分析分析咱们省售电市场的发展。才疏学浅,俱是个人观点,权当抛砖引玉,欢迎大家拍砖灌水。

  

  图1:江苏省年度协商交易数据

  

  图2:江苏省年度挂牌交易数据

  我省售电市场是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的,至今已经进入了第六个签约周期,市场也逐步成熟,回顾整个发展里程,还是很好地体现出了“周期”的变化规律。下面就以签约年度周期为分段,和大家一起进行回顾。

  2017年,一切从零开始,虽然也很紧张但也算有条不紊,第一年的年度交易规模就达到了1400多亿。可以说,起点就非常的高。而且当时的市场环境也较为有利,入市用户直观的体验到了优惠。售电公司,特别是独立售电公司也随之蓬勃发展。像海澜电力这样子有决心的龙头民企也是迅速地打开局面,此后数年都成为了签约量第一的存在。(相对浙江售电市场的大规模开放时间点,江苏真的是已经无可挑剔,所以猜猜还是觉得有些事儿,看准了就要早点下手,越拖问题越多。)成交均价也基本维持在度电让利2分(对,也就是5年前,售电价格天花板是391元/兆瓦时)。

  2018年,随着第一年的优惠落到实处后,无论是售电从业者,还是电力用户,都对售电改革越发关注,都希望参与进来分享改革红利。因此2018年的售电市场更为活跃,第二年的年度双边协商交易成交量达到2341.1亿千瓦时。成交均价也进一步下落,度电让利有5%的涨幅。售电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增加。当然交易规则也在快速迭代,完善。此时大部分市场主体都抱着试水的心态,很多售电公司关注的都是如何控制好偏差,对月度市场的价格,并没有太大的预期。

  2019年,第一个月的月竞成交价格,成为一个标志性的转折点。售电市场发展,从星星之火,逐渐成为了燎原之势,或者用《周期》作者的观点,叫逐渐进入了过热期。各市场主体逐渐熟悉、适应了交易规则,月度市场交易异常活跃,很好地反映了市场化的作用。虽然遇到了新用户无法入市的情况,但第三年的年度双边协商交易成交量仍然进一步扩大至2420.7亿千瓦时。成交均价也进一步下落,让利有16%的涨幅。这一年,很多市场主体发现,月度市场是这么值得期待,年度长协的价格瞬间就不“香”了。为了抢占市场,售电市场开拓条件也是越来越疯狂。从最初售电公司与用户进行收益分成,到100%归用户。从用户需要承担偏差风险,到售电公司双向包偏差。给用户报的价差从每月一涨,逐步发展到以周计算。涨幅也从几毫向几厘发展。各行各业人才都加入到售电大军中来,俨然是“人人都是售电专员”之感。

  2020年,本来就算发展速度再快,这种电厂让利,售电公司吃赚价差的模式,还可以持续一段时间。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,给很多事情的发展带来了变数,为我省售电市场的发展按下了快进键。超低需求造成了煤价大幅下降,进而使得连续数月月竞价格出现了地板价(是的,也就是两年前,月竞价格徘徊在333元/兆瓦时)。当时用电大户成为所有售电公司追逐的对象,报价几乎是按照大用户招标的次数,每次突破新低。让利幅度报价从年中开始显露异常,甚至出现隔了一个月,度电让利增加1分的情况。至次年绑定开始前,报价度电让利直逼5分,江湖传说还有远超5分的。尽管当时不少专家都提醒,开市到现在度电让利逐步增加没错,但这不代表度电让利会无底线的增多。但很多售电从业者都不相信,就像次贷危机前的美国,没有人相信房价会跌,没人相信股市会崩盘。当然市场疯狂的后续,往往是大规模的度电让利退坡。第四年的年度双边协商交易成交量虽然首次出现下滑只有2305.54亿千瓦时,但考虑到15%清洁能源消纳问题,其真正的签约量仍然是快速增长。可成交均价却大大高于市场预期,虽然也还是进一步下落,且度电让利较上一年有1.1分的价格差,但与下半年度电让利5分的报价还是有很大差距。可以说,年度交易一做完,部分售电公司就面临着上千万的硬亏损。但是当时的市场主体还是非常乐观的,觉得次年的月竞又会复制当年的地板价,挣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  2021年,打脸总是来得很快。由于我国的疫情控制情况做的非常到位,加上国外疫情大面积爆发,使得我国的外贸订单出现空前增长,原材料也随之水涨船高。其实,2020年底到2021年年初煤价已经逐步上涨。到了年中,这种涨价已经让电厂难以为继,很多电厂连买煤的现金流都断掉了。月度交易的成交价格也是应声而涨,甚至2月份出现天花板价格。因为亏损严重,甚至出现了9月份月内挂牌发电侧集体不参与的情况。可以说,到这个阶段,原有的电厂让利,售电公司赚价差的模式,到此已经走到了终点。

  所幸政府及时发现了问题所在,出台了1439号文,一方面强调改革的方针不会改变,另一方面也着力推进了煤电联动的体制机制发展。我省也严格按照文件将高煤价进行了疏导。对签约的年度双边协商电量价格进行了再次的协商调整。猜猜对这个协商的过程略有不同看法。当时煤电机组的困难是真实存在的,不改价电厂难以为继,而年度双边合同的作用就是用来规避短期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,这两者似乎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。但猜猜认为,就像1439号文件所要求的,当时应该是一个最好的推进煤电联动机制建设的时间窗口。也有一部分省份形成了以秦皇岛、曹妃甸等地煤价作为标的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。猜猜也期待我省的相关政策早日出台。从四季度起,市场化交易的电能量价格就一飞冲天,始终徘徊在新的上限价格附近。第五年的年度双边协商交易成交量再次上涨到了2529.4亿千瓦时,成交均价为466.78元/千瓦时。由此进入了入市用户与非入市用户价格倒挂的阶段。

  2022年,售电市场无论是零售侧还是批发侧都显得平淡而宁静。原来“人人都是售电专员”的景象不再,不少从业者都转向光伏、储能等相关行业。极个别用户发现“价格倒挂”后,甚至开始进行“合理退市”。市场悲观情绪浓郁,不少售电公司截至目前营收尚不能覆盖其成本,如果有个偏差考核那更是雪上加霜。但是猜猜要说,还是要看周期,原来那种疯狂的报价,本身就是难以维持的,市场也将逐步转变签约模式。从原来分成模式,向服务费模式过渡,特别是一些中小型用户,因为存在办理CA等固定成本在,所以售电公司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已经成为必然趋势。

  此外,连续高价出清的市场,也倒逼售电公司配备更为专业的交易员,同样的市场行情,也不是没有能获利的机会。第四季度的月度市场,甚至明年的年度交易市场,会决定部分不那么专业的售电公司是否会继续的关键。如何利用好市场波动,让企业更好发展成为所有售电公司都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。当然,优胜劣汰本来就是市场保持活力的根本所在,“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”的时期势必向更专业更集中的方向发展。

  回顾过后,对于后期走势,猜猜有一些主观的想法,和大家分享。

  #1

  物极必反,月盈则亏

  始于2021年的能源价格上涨至今已经快2年了,欧美主要消费国家的通胀都非常严重,俄乌战争也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,只要这些僵局被打破,相信煤价会回到一个合理的范围内。猜猜也恳求有关部门不要错失现在的时间窗口,尽快出台适应我省的煤电联动的明确机制。真正实现在有序的前提下,使电价涨得上去也降得下来。避免出现欧美电力市场那样极端的价格波动。

  #2

  平均不代表公平

  从2018年开始,针对入市燃煤机组就有年度发电小时上限一说,刚开始不同类型机组的上限是不同的,装机容量越大,发电小时上限越高,以此鼓励能效高的机组多发电。但从2020年年度交易公告开始这个值就被“平均”了,所有入市燃煤机组的发电小时上限都一样了。甚至连月度交易中,发电侧中标顺序的容量优先都排到时间优先之后,成为了摆设。这固然是对小机组的保护,但是从市场化改革角度,从节能降耗角度真的是最优解么?在煤价高企的时期,是不是让效率更高的机组多发电,更能为市场释放一部分降价空间呢?毕竟电改的一大任务就是优化资源配置啊。

  #3

  完善容量机制

  随着新能源装机的不断增多,传统火电机组的职能正在转变,特别是一些中小机组,可能全年大部分时间都不需要他们发电,但到了迎峰度夏等用电高峰期,还是需要他们出一把力。如何留给这部分机组足够的利润空间,使其能够作为有效备用机组,正常运营下去,参考其他省份经验,火电机组的容量电费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但在目前这个高电价时期,这部分成本如何分摊,是该由主管部门对火电机组真实的成本进行细致的摸排,才能制定合理的收费标准。

  猜猜认为,目前我省售电市场是处于一个新上升周期的起点,正是大有可为之时,只是这一轮的周期,对售电公司的要求肯定会更高。狭路相逢勇者胜,希望我们江苏市场越来越好~与君共勉之~